百度搜索 這么多年 天涯 這么多年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.

    陳見夏死死咬住嘴唇,生怕一個不留神,那句“你怎么才來”就會溢出去,把自尊澆得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原來她終究還是不甘心的,是期待的。她從一個灰頭土臉的書呆子,被李燃用兩年的時間生生慣出了公主病,連王曉利都想拿來當護花使者驅使,怎么可能不盼望著他從天而降?

    正因為如此,怨氣才蓬勃而生。陳見夏低下頭,明知控制不住眼淚滴滴答答,手上卻動作不停,將桌上的卷子筆袋一股腦胡亂塞進書包,粗暴得像鬼子進村。

    她絕對絕對絕對不會搭理他的。

    “你別著急,慢慢收,我在這兒等你,不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姥姥!誰著急了?你看我找過你嗎?我找過你嗎?你以為我收東西是怕你等?你誰啊?撒泡尿照照自己,你誰啊?”

    完了。

    陳見夏懊惱地跌坐在凳子上,臥倒桌面捂住了頭。

    怎么這么爛泥扶不上墻。下午坐在樓梯間還裝勘破紅塵,<samp>..</samp>自此冷情冷心全靠自己,轉眼就讓人家撒潑尿照自己……她要把王曉利叫回來,告訴他,不是他笨,縣一中的教學質量就是很差,她呆一個禮拜不光智商降低,連臟話都罵上了。

    她感覺到李燃在拉自己的袖子,也不敢用力,就輕輕地撥弄,像小時候親戚家養的狗,想被她摸頭,就哼哼唧唧的,抬起爪子不斷撓她袖子,一雙水汪汪的眼睛里滿是企盼。

    陳見夏透過指縫看出去,李燃半蹲在她桌邊,下巴剛好擱在桌面上,眼睛眨巴眨巴的,如果有尾巴,一定搖得像螺旋槳。

    “你想我嗎?”他輕輕地問。

    “我想你姥姥!真當你自己是盤菜啊?咱倆什么關系啊!我干嘛想你,想你有用嗎?你媽媽都說了,你就玩玩,我不是第一個,反正這種事女生吃虧,你怕什么,你就再混幾個月,你家就送你出國了,反正你五行不缺錢,就缺德,還哄我去南京,還哄我去南京,……”

    見夏再次炸鍋。她根本控制不了,身體已經自己跳了起來,吼得墻皮都往下掉,然后語無倫次,最后哽咽得一個字都說不出來。

    李燃蹲在地上仰視她,她的眼淚幾乎滴在他臉上。

    他什么都沒說,只是站起來,溫柔地將她摟進懷里,不論她如何掙扎,都死死地不放手。

    為什么會這樣呢?意念里想要千刀萬剮的人,此刻卻怎么都下不去手。哪怕他真的只是個玩玩的花花公子,抱一秒鐘也好。

    愛沒教會她兵不血刃。愛只教會她對著他哭。

    所以就哭吧。深夜從來都悲聲四起,不多她這一份。

    陳見夏哭夠了,擤擤鼻涕,終于平靜下來。她抬起頭看看表,都九點四十了,一想到爸媽隨時可能出現在門口,她就頭皮發麻。白色的日光燈最讓人清醒。陳見夏穿上羽絨服,背上書包,也不看他,聲音糯糯地說,你走吧,不要讓 6211." >我爸媽看到。<dfn></dfn>

    李燃拉過她的書包,輕輕地將剛才胡亂塞進去的卷子和練習冊擺整齊,折角都捋平,做完了才抬起頭,像個做錯事的小孩一樣,怯怯的。

    那是他從來沒有過的眼神。曾經李燃怕她提起凌翔茜和于絲絲,那也是無賴的,調皮的,無奈的,從沒有過這樣深的歉意和膽怯。

    “那我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陳見夏木著臉,努力掩飾著再次洶涌而來的淚意。

    走了幾步,陳見夏轉頭看他,驚訝:“你怎么瘸了?”

    李燃憋了半天不說話,只是搖頭,陳見夏轉過身攔住他。

    “不說咱們就別走了!”

    于是她眼見著他缺心眼似的裂開嘴笑:“那我更不能說了。”

    陳見夏翻了個白眼:“讓你爸打瘸了?我還以為你爸媽習以為常了,不會打你呢。”

    她這樣激他,李燃卻咬緊了牙關不說話,只是默默地示意她,該回家了。

    縣城很小。陳見夏照顧李燃的步伐,走得很慢,還特意繞了一條不會撞見爸媽的遠路,可二十幾分鐘也還是走到了小區外。一路上李燃整張臉都埋在圍巾里,不講話。

    圍巾。陳見夏裝作壓根沒注意到那條自己送給他的愛起靜電的破圍巾。

    她卻沒有戴李燃送給她的格子圍巾。需要的時候,人都不在,圍巾有什么用,不如迎面灌一肚子冷風,讓自己清醒?點,不要再被騙。

    然而每離家近一點,陳見夏的心就更沉一點。

    說啊。

    像以前的李燃一樣說話啊。

    不管不顧地說陳見夏我可算找到你了快跟我走。

    說這是什么破地方啊趕緊跟我回省城。

    說我不是騙你的,我不去英國,我媽胡說八道的。

    雖然這些我都會否決,雖然我不會跟你走,被你笑懦弱,但是,你還是要說啊。

    終于,小區出現在一街之隔的地方,陳見夏所有的防線頃刻崩潰。

    “李燃,”她冷冷地盯著他,“你想說對不起,就說吧。”

    李燃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這樣,喪氣得跟我死了似的。我承受得了。你來找我不就是求個心安嗎?不必的,你該去哪兒就去哪兒,我不會糾纏你,用不著表現得這么為難,我能理解的。”

    她努力克制著話語里的刻薄和尖酸,克制到身體都在抖。

    “我車都租好了。”李燃輕輕地說。

    這回愣住的是見夏。

    “我租了車,找朋友借了錢,想帶你走。可是到了教室,我看見你和你同桌在做題。你們討論要考哪所大學,怎么努力……我忽然覺得自己很幼稚。”

    路燈在李燃頭頂舉起一把溫暖的傘,少年毛茸茸的腦袋在黑夜里發著光。

    “其實我能做什么呀,”他自嘲地笑,“我能揍梁一兵,能攪合于絲絲的加分,能罵你們老師,能自以為是地給你出氣。但這都是犯渾的事。正事,我一件藏書網也做不了。我不能把你調回振華,我爸媽不給我錢用,我就什么轍都沒有了。見夏,我是個廢物。”

    陳見夏動動嘴唇,李燃忽然笑了,朝她搖搖頭,示意她聽自己說完。

    “其實我早就該來的。但我把腿摔斷了,”少年羞赧地撓撓后腦勺,“我爸媽把我關起來了,就三層樓,我就走窗戶,可我沒想到床單質量那么差,剛降到二樓,我擰得結就開了,幸虧下面是草地,不過也是凍土,把我摔暈過去了。我養病第二天,爺爺去世了。”

    李燃的聲音開始顫抖。

    “以前爺爺跟我說過,人只有真的想做點什么的時候,才會發現自己的無力。我能幫你出氣,能請你吃飯,能帶你出去玩,能花我爸媽的錢,說你去哪兒讀大學我就跟去哪兒。我跟你說過,就當我是條圍巾,冷了就帶上,熱了就摘下來。可是,當你因為我不能去振華讀書的時候,圍巾有什么用呢?圍巾不是翅膀啊,但我知道你想飛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你想飛。

    陳見夏走過去,將所有擔心與憤懣拋諸腦后,狠狠地抱住了李燃。

    如果這時被爸爸媽媽看見。

    那她就告訴他們,這就是我的選擇。你們打死我,我也不會松開手的。

百度搜索 這么多年 天涯 這么多年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.

章節目錄

這么多年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天涯在線書庫只為原作者八月長安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八月長安并收藏這么多年最新章節

2019时时彩20分钟一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