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度搜索 穿成短命白月光后,和反派HE了 天涯 穿成短命白月光后,和反派HE了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.

    ()    b市。

    錦繡花園1座28a。

    桑遠遠深吸一口氣, 目光落在面前的防盜門上,按響了門鈴。

    她的時間不多,破碎的天衍鏡只能支撐大約三個時辰,也就是六小時左右, 四分之一天。這段時間里,她要找到姜雁姬本人,說服她, 帶她一起回到那個世界去。

    她花了一個小時的時間, 查到了《嬌妻蜜寵:韓王九十九次小逃妻》的作者, 真名蔣雁,住在這里。

    雖然事先已經通過電話,但桑遠遠還是有點兒緊張。

    她動了動綿軟的胳膊,盡力讓自己看起來精神一點。

    厚重的防盜門很快就被人從里面拉開了。

    一個盤著頭發, 趿著拖鞋的女人懶懶散散地出現在門后, 看清桑遠遠模樣的霎那, 一把牙刷從她嘴里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桑遠遠:“……”無語。

    “臥槽,真是影后桑遠遠!老公!”女人回頭朝著屋里大喊, “來看大明星了!艾瑪大明星不化妝也好看啊!”

    桑遠遠:“……”無語x2。

    等等, 老公?她有老公?算了,天要下雨, 娘要嫁人。

    一個戴著眼睛的斯文男人出現在蔣雁的身后。

    他溫和地笑了笑, 說:“請進來說話吧,別和小雁計較,她就這脾性。”

    桑遠遠愣了下。

    蔣雁一把抓住男人的手:“這是桑遠遠啊!大明星啊!老公你就一點也不激動嗎!”

    桑遠遠:“……”

    進個婆家門還真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啊!”只見蔣雁忽然跳了起來, “等等,桑遠遠,你不是來找我麻煩的吧?我可要事先說明,我寫韓王寵妻的時候,你還沒紅,我可沒蹭你的熱度!也沒打算碰瓷啥啥的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我明白。”桑遠遠嘆息,“進去說話吧。”

    蔣雁那書,開篇第一句就是‘桑遠遠死了’,也難怪她緊張。

    戴著眼鏡的男人把妻子抓到一邊,請桑遠遠進門,給她沏上了茶。

    動作斯文,身上滿是濃濃的書卷氣。

    他自我介紹道:“我姓明,在a大任職。蔣雁不擅社交,合作事宜都是由我負責。”

    “明先生您好。”話一出口,桑遠遠頓時怔住,不自覺地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明先生?!

    明先生!!

    她驚恐地望著這個斯文俊秀的男人。

    不會是,她以為的那個明先生吧?

    蔣雁探過一只手,在桑遠遠面前重重揮了兩下:“大明星,這是有婦之夫!”

    “啊,抱歉抱歉!”桑遠遠趕緊挪開視線,一時震驚過度,不知道該說些什么。

    明先生寵溺地嘆了口氣:“小雁,桑小姐只是小輩。”

    “嗤!”蔣雁道,“多老的男人,都喜歡二十歲的女人好嗎!”

    桑遠遠回了回神,解釋道:“其實我有對象了,我非常愛他。”

    蔣雁又是一聲怪叫:“天啊這是什么驚天八卦!”

    桑遠遠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腦海里忽然浮起幽無命曾說過的那句話——姓明的性子太寡淡了些,和姜雁姬在一起,還有那么點意思。

    “小雁!”明先生又是無奈,又是寵溺,“桑小姐今日過來,肯定有重要的事情相談。桑小姐,蔣雁的作品,已委托我權代理,有什么事情請講。”

    面對這么一位謙謙君子,桑遠遠覺得實在是有些不好意思:“很抱歉明先生,我想和您的夫人單獨談一點感情方面的私事。”

    明先生難得地露出滿臉疑惑。

    他的老婆有什么感情方面的私事他怎么完不知道?

    桑遠遠:“……是我感情方面的私事,看了尊夫人的小說,我覺得她在情感方面一定是位細膩的人生導師……”

    斯文有禮的明先生差點笑場:“小逃妻,帶球跑,天價寵?”

    蔣雁一把薅住了他一絲褶皺都沒有的襯衫袖口:“聊聊聊!我什么都能聊!感情的事,我最擅長不過了!”

    一副轉頭就要賣八卦的樣子。

    明先生滿臉無奈。

    婆媳二人終于順利進了書房。

    “實不相瞞,我穿書了。”桑遠遠開門見山。

    蔣雁‘啪嘰’一下摔在了地毯正中。

    半晌,她猛地擰過了半張臉:“不會是韓王的九十九次小逃妻吧!”

    桑遠遠嘆息:“是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臥槽!”蔣雁手腳并用爬了起來,“我就知道那玩意玄乎!我跟你說桑遠遠,那本書,是我做夢夢見的,嘖嘖,你都不知道我有多討厭那個夢無憂!”

    桑遠遠:“啊……英雄所見略同。”

    蔣雁神秘一笑:“我最爽的,就是寫虐她虐她虐她虐她的地方,時速能到五千你敢不敢信!”

    “難怪,我賊有共鳴。”桑遠遠握住了蔣雁遞來的戰友手。

    “艾瑪不對啊,你不是開篇就掛了嗎?”蔣雁說。

    桑遠遠:“……我憑著過人的演技逆轉乾坤,我還嫁給了幽無命。”

    蔣雁古怪地看著她:“那你豈不是,早早就守寡了。”

    桑遠遠說道:“沒有,我改變了劇情,我和幽無命成了最后的贏家。韓少陵夢無憂都死了。”

    蔣雁很嚴肅地點了點頭:“那個桑遠遠啊,我覺得我們有必要談一談,你魔改我劇情已經造成侵權了,我決定向你索要賠償。”

    桑遠遠:“……你寫書害我穿越了我還沒找你要精神損失費呢!”

    “你又不差錢。這么大一明星還會差錢么,好意思找我要錢咯。”蔣雁嘀嘀咕咕。

    桑遠遠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好像已經知道幽無命是遺傳了誰的基因了。

    桑遠遠長長嘆了一口氣,說道:“我們兩個現在信息不對等,有些不好聊,要不然這樣,我先說一下我掌握的信息,你看看有沒有什么要補充。”

    于是桑遠遠從自己穿越之初說起,講到她和幽無命搗毀了天壇大本營,發現了冥的秘密,以及大天衍術查看運勢之后,被天壇兩次改變的‘未來’,還有兩個被迫魂穿異世的女人——姜雁姬和桑遠遠。

    整整一個下午,桑遠遠講得口干舌燥,終于說完了那個長長的故事。

    蔣雁不愧是寫網文的人,瞬間就抓住了重點:“不是,你這故事里怎么連個男二都沒有?啊?女主身邊沒有癡情男二這像話么?還有,你男主女主感情都沒點波折,你怎么吊著讀者往后看啊?還有,你都不打臉的嗎?哎喲這年代了誰還玩情懷啊,要打臉,要爽,別管什么邏輯,要不然沒法恰飯我給你講!”

    桑遠遠:“……”心好累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靠臉吃飯,不用寫小說。”桑遠遠反手一記爆擊。

    蔣雁:“……真的,我最后一點點把你寫死的愧疚都沒有了,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桑遠遠緩了緩情緒:“所以我現在告訴你,剛剛那個故事里面,被第一次逆乾坤大術換走的那個姜雁姬,就是你,而且我現在可以把你帶回書中那個世界去,你肯定是不相信咯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你是說我生了幽無命?哈哈哈你要笑死我!”

    “對。”桑遠遠疲憊地點頭,“某種意義上說,你現在是我婆婆。”

    蔣雁嘴角一頓猛抽。

    半晌,她那雙黑眼睛慢悠悠地轉了幾圈,湊到近前,神秘兮兮地說道:“那什么,你說你很快就要回書里去了是吧,那你走了,這錢也帶不走是吧,你既然說我是你婆婆,要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桑遠遠:“……你不是不信嗎。”

    “信——”蔣雁挑著眉毛,聲音拉得老長,“怎么不信!哎呀兒媳婦你剛穿越回來餓不餓啊,想不想嘗嘗家鄉菜?我讓你公爹這就給你做去!家常菜,保證合你口味!”

    桑遠遠:“……所以你是不會跟我走了對吧?”

    蔣雁很努力地讓自己的眼神不像是在看白癡:“啊,你公公婆婆這年老體弱的,就不好去穿越折騰了,留在這里,替你看著家,你和兒砸沒事可以經常回來玩啊。”

    桑遠遠:“……”很好,這兒砸也叫得順口極了。

    她忽然覺得幽無命可能不太想認這個媽。

    “那,”桑遠遠斟酌了一下用詞,“姜雁姬那個身體,你不打算要了對吧?那我們就殺掉咯?”

    “殺殺殺,”蔣雁道,“錢到位,隨便你們,愛怎么弄怎么弄,啊,隨便都可以,我沒意見,完沒意見!”

    桑遠遠輕輕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你和明先生一定很幸福吧?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蔣雁警惕地盯著她,“你不會是剛剛見我老公長得帥,覺得撬我墻角沒戲,就給我現場編故事嫖我兒子吧?!”

    桑遠遠:“!!!”

    誰來教教她到底怎么和這奇葩婆婆相處吧!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,”桑遠遠搖搖手,“既然你忘記了那些事,現在過得又很好,那也沒必要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很好,”蔣雁猥瑣地笑了笑,“錢不太夠花。”

    桑遠遠:“……”實在不好意思,她從醫院溜出來的時候,已經順手把錢捐獻災區了。

    窗戶外面漸漸亮起了萬家燈火。

    桑遠遠忍不住走到落地窗前看了幾眼。

    “我時間差不多了。”她回過身,看著蔣雁,“問你個事兒,你和明先生將來要是生了兒子,打算取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她的幽無命,還沒能擁有自己的名字,就被那個披著自己媽媽皮的惡毒穿越女害死了。

    桑遠遠偶爾也會想,如果他平安長大,明先生和真正的姜雁姬,會給他取個什么樣的名字呢?

    看著眼前的蔣雁,桑遠遠徹底打消了把她帶到另外那個世界的念頭。那樣實在是太殘忍了。

    就給幽無命帶回一個名字,以作紀念吧。

    蔣雁眨了眨眼睛:“這個,我們還真有聊過。”

    桑遠遠期待地望著她。

    “其實想了個男女通用的。”蔣雁嘿嘿一笑,“明星。男女明星都ok的啦!要問為什么叫明星啊?當然是因為明星能賺錢啦!你看看你多有錢,不像你公公婆婆,過得摳摳嗖嗖的。”

    桑遠遠:“……”

    還是讓這個鬼名字爛在她的肚子里好了。

    她吸了一口氣:“今天與你聊天,很開心,做好準備,不要害怕,我要‘嗖’一下消失在你面前了。”

    話音沒落,人已經‘嗖’一下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見鬼了——”

    穿越過程中,桑遠遠隱約聽到了婆婆大人的聲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桑遠遠的身影徹底消失之后,蔣雁臉上的驚恐也像烈日下的冰塊一樣,迅速融解。

    “我的‘失憶’,對每個人來說,可能都是最好的結果吧。”蔣雁小指一勾,勾掉了眼角滲出的淚水,“我明明也是能靠演技吃飯的女人啊……兒子對不起了,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爹,就不去見你了,你肯定能理解阿媽的嚎~”

    半晌,她瘋瘋癲癲拉開了門,一個猛子扎進了明先生的懷里——

    “老公!她是鬼啊老公!她biu一下就沒了嚇死我了老公!!!”

    作者有話要說:  寫得我又哭又笑。真奇怪。

    感謝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:春雨綿綿 2個;on、月華清輝 1個;

    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:41644602、(⊙v⊙)、螃蟹橫行 1個;

    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:大夢先覺、38763881、咬一口蘋果 2個;灌湯包、小謝、落花人獨立、40496347、空茗、29913727、姜生半夏、江南太子妃、彭于晏女友、書荒求介紹、可可愛愛,莫得腦袋、blingbling的小良子、晨心晨意、晶晶晶、個;

    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:yuyuyuyu 80瓶;嗷嗚嗚嗚嗚 53瓶;彭于晏女友 52瓶;錦鯉少女 50瓶;三聲嫉 47瓶;沐橙 45瓶;落花人獨立 40瓶;土撥鼠啊土撥鼠 39瓶;牽星 33瓶;鹿娜、暖阿、貂貂 30瓶;再見陌路 27瓶;骨頭 25瓶;阿悅、可愛的你 22瓶;桑果果、36937796、r_r、舒昀、阿穆、妍寶寶、宛城雪、君柰、蓼雙十、暮紫 20瓶;莫得理智的刀刀 17瓶;六斤六兩 16瓶;蝸牛姑娘 14瓶;a'。 云滿 11瓶;sloth、五畝田、風不定.、龍朱>、jenney、一人之下、20292168、日常頹廢中、了和、惠惠兮兮、可能是小可愛吧、桂花糖芋苗、你猜、一蓑煙雨任平生、如若、祈茶、來日之日、edward.、淺紅、音書寂寥、紫若曦21、野肆、抿暢、幼兒園最可愛、愛屋及烏、流年、淵腋輒筋 10瓶;七七芽呀 9瓶;落微、兮之之、一只機智的某白 6瓶;貓兒、總是遲到的等等、假期并不想看微信、水長東、土豆排骨、xixi、墨染山水、迷啊迷啊迷、不如吃茶去、、御膳房甜點師傅、24657048、你好。、小贊養兔專業戶、天空湛藍 5瓶;36830956 4瓶;西涼~、漪晴、十冰君、浥塵、金金、35098317 3瓶;sery、晗塵小可愛、書荒求介紹 2瓶;月華清輝、小棲、微醺、38763881、冉冉、一只愛吃魚的羊駝駝、琉簫、篞渦、淺淺一夏、29913727、云起云落、雨啊雨曦 1瓶;

    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,我會繼續努力的!

百度搜索 穿成短命白月光后,和反派HE了 天涯 穿成短命白月光后,和反派HE了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.

章節目錄

穿成短命白月光后,和反派HE了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天涯在線書庫只為原作者青花燃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青花燃并收藏穿成短命白月光后,和反派HE了最新章節

2019时时彩20分钟一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