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度搜索 許三觀賣血記 天涯 許三觀賣血記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.

    這一天,許三觀走在街上,他頭發白了,牙齒掉了七顆,不過他眼睛很好,眼睛看東西還像過去一樣清楚,耳朵也很好,耳朵可以聽得很遠。

    這時的許三觀已是年過六十了,他的兩個兒子一樂和二樂,在八年前和六年前已經抽調回城,一樂在食品公司工作,二樂在米店旁邊的一家百貨店里當售貨員。一樂、二樂、三樂都在幾年前娶妻生子,然后搬到別處去居住了。到了星期六,三個兒子才攜妻帶子回到原先的家中。

    現在的許二觀不用再負擔三個兒子的生活,他和許玉蘭掙的錢就他們兩個人花,他們不再有缺錢的時候,他們身上的衣服也沒有了補丁,他們的生活就像許三觀現在的身體,許三觀逢人就說:

    “我身體很好。”

    所以,這,一天許三觀走在街上時,臉上掛滿了笑容,笑容使他臉上的皺紋像河水一樣波動起來,陽光照在他臉上,把皺紋里面都照亮了。他就這么獨自笑著走出了家門,走過許玉蘭早晨炸油條的小吃店;走過了二樂工作的百貨店;走過了電影院,就是從前的戲院;走過了城里的小學;走過了醫院;走過了五星橋;走過了鐘表店;走過了肉店;走過了天寧寺;走過了一家新開張的服裝店;走過了兩輛停在一起的卡車;然后,他走過了勝利飯店。

    許三觀走過勝利飯店時,聞到了里面炒豬肝的氣息,從飯店廚房敞開的窗戶里飄出來,和油煙一起來到,這時許三觀已經走過去了,炒豬肝的氣息拉住了他的腳,他站在那里,張開鼻孔吸著,他的嘴巴也和鼻孔一起張開來。

    于是,許三觀就很想吃一盤炒豬肝,很想喝二兩黃酒,這樣的想法越來越強烈,他就很想去賣一次血了。他想起了過去的日子,與阿方和根龍坐在靠窗的桌前,與來喜和來順坐在黃店的飯店,手指敲著桌子,聲音響亮,一盤炒豬肝,二兩黃酒,黃酒要溫一溫……許三觀在勝利飯店門口站了差不多有五分鐘,然后他決定去醫院賣血了,他就轉身在回走會。他已經有十一年沒有賣血了,今天他只要去賣血,今天是為他自己賣血,為自己賣血他還是第一次,他在心里想:以前吃炒豬肝喝黃酒是因為賣了血,今天反過來了,今天是為吃炒豬肝喝黃酒才去賣血。他這么想著走過了兩輛停在一起的卡車;走過了那家新開張的服裝店;走過了天寧寺;走過了肉店;走過了鐘表店;走過了五星橋,來到了醫院。

    坐在供血室桌子后面的已經不是李血頭,而是一個看上去還不滿三十的年輕人。年輕的血頭看到頭發花白、四顆門牙掉了三顆的許三觀走進來,又聽到他說自己是來賣血時,就伸手指著許三觀:

    “你來賣血?你這么老了還要賣血?誰會要你的血?”

    許三觀說:“我年紀是大了,我身體很好,你別看我頭發白了,牙齒掉了,我眼睛一點都不花,你額頭上有一顆小痣,我都看得見,我耳朵也一點不聾,我坐在家里,街上的人說話聲音再小我也聽得到……”

    年輕的血頭說:“你的眼睛,你的耳朵,你的什么都和我沒關系,你把身體轉過去,你給我出去。”

    許三觀說:“從前的李血頭可是從來都不像你這么說話……”

    年輕的血頭說:“我不姓李,我姓沈,我沈血頭從來就是這樣說話。”

    許三觀說:“李血頭在的時候,我可是常到這里來賣血……”

    年輕的血頭說:“現在李血頭死了。”

    許三觀說:“我知道他死了,三年前死的,我站在天寧寺門口,看著火化場的拉尸車把他拉走的……”

    年輕的血頭說:“你快走吧,我不會讓你賣血的,你都老成這樣了,你身上死血比活血多,沒人會要你的血,只有油漆匠會要你的血……”

    年輕的血頭說到這里嘿嘿笑了起來,他指著許三觀說:

    “你知道嗎?為什么只有油漆匠會要你的血?家具做好了,上油漆之前要刷一道豬血……”

    說著年輕的血頭哈哈大笑起來,他接著說:

    “明白嗎?你的血只配往家具上刷,所以你出了醫院往西走,不用走太遠,就是在五墾橋下面,有一個姓王的油漆匠,很有名的,你把血去賣給他吧,他會要你的血。”

    許三觀聽了這些話,搖了搖頭,對他說。

    “你說這樣難聽的話,我聽了也就算了,要是讓我三個兒子聽到了,他們會打爛你的嘴。”

    許三觀說完這話,就轉身走了。他走出了醫院,走到了街上,那時候正是中午,街上全是下班回家的人,一群一群的年輕人飛快地騎著自行車,在街上沖過去,一隊背著書包的小學主沿著人行道往前走去。許三觀也走在人行道上,他心里充滿了委屈,剛才年輕血頭的話刺傷了他、他想著年輕血頭的話,他老了,他身上的死血比活血多,他的血沒人要了,只有油漆匠會要,他想著四十年來,今天是第一次,他的血第一次賣不出去了。四十年來,每次家里遇上災禍時,他都是靠賣血渡過去的,以后他的血沒人要了,家里再有災禍怎么辦?

    許三觀開始哭了,他敞開胸口的衣服走過去,讓風呼呼地吹在他的臉上,吹在他的胸口;讓混濁的眼淚涌出眼眶,沿著兩側的臉頰刷刷地流,流到了脖子里,流到了胸口上,他抬起手去擦了擦,眼淚又流到了他的手上,在他的手掌上流,也在他的手背上流。他的腳在往前走,他的眼淚在往下流。他的頭抬著。他的胸也挺著,他的腿邁出去時堅強有力,他的胳膊甩動時也是毫不遲疑,可是他臉上充滿了悲傷。他的淚水在他臉上縱橫交錯地流,就像雨水打在窗玻璃上,就像裂縫爬上炔要破碎的碗,就像蓬勃生長出去的樹枝,就像渠水流進了田地,就像街道布滿了城鎮,淚水在他臉上織成了一張網。

    他無聲地哭著向前走,走過城里的小學,走過了電影院,走過了百貨店,走過了許玉蘭炸油條的小吃店,他都走到家門口了,可是他走過去了。他向前走,走過一條街,走過了另一條街,他走到了勝利飯店。他還是向前走,走過了服裝店,走過了天寧寺,走過了肉店,走過了鐘表店,走過了五星橋,他走到了醫院門口,他仍然向前走,走過了小學,走過了電影院……他在城里的街道上走了一圈,又走了一圈,街上的人都站住了腳,看著他無聲地哭著走過去,認識他的人就對他喊:

    “許三觀,許三觀,許三觀,許三觀,許三觀……你為什么哭?你為什么不說話?你為什么不理睬我們?你為什么走個不停?你怎么會這樣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去對一樂說:“許一樂,你快上街去看看,你爹在大街上哭著走著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去對二樂說:“許二樂,有個老頭在街上哭,很多人都圍著看,你快去看看,那個老頭是不是你爹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去對三樂說:“許三樂,你爹在街上哭,哭得那個傷心,像是家里死了人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去對許玉蘭說:“許玉蘭,你在干什么?你還在做飯?你別做飯了,你快上街去,你男人許三觀在街上哭,我們叫他,他不看我們,我們間他,他不理我們,我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,你快上街去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一樂,二樂,三樂來到了街上,他們在五星橋上攔住了許三觀,他們說:

    “爹,你哭什么?是誰欺負了你?你告訴我們……”

    許三觀身體靠在欄桿上,對三個兒子鳴咽著說:

    “我老了,我的血沒人要了,只有油漆匠會要……”

    兒子說:“爹,你在說些什么?”

    這時許玉蘭來了,許玉蘭走上去,拉住許三觀兩只袖管,問他:

    “許三觀,你這是怎么了,你出門時還好端端的,怎么就哭成個淚人了?”

    許三觀看到許玉蘭來了,就抬起手去擦眼淚,他擦著眼淚對許玉蘭說:

    “許玉蘭,我老了,我以后不能再賣血了,我的血沒人要了,以后家里遇上災禍怎么辦……”

    許玉蘭說:“許三觀,我們現在不用賣血了,現在家里不缺錢,以后家里也不會缺錢的,你賣什么血?你今天為什么要去賣血?”

    許三觀說:“我想吃一盤炒豬肝,我想喝二兩黃酒,我想賣了血以后就去吃炒豬肝,就去喝黃酒……”

    一樂說:“爹,你別在這里哭了,你想吃炒豬肝,你想喝黃酒,我給你錢,你就是別在這里哭了,你在這里哭,別人還以為我們欺負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二樂說:“爹,你鬧了半天,就是為了吃什么炒豬肝,你把我們的臉都丟盡了……”

    三樂說:“爹,你別哭啦,你要哭,就到家里去哭,你別在這里丟人現眼……”

    許玉蘭聽到三個兒子這么說話,指著他們大罵起來:

    “你們三個人啊,你們的良心被狗叼走啦,你們竟然這樣說你們的爹,你們爹全是為了你們,一次一次去賣血,賣血掙來的錢全是用在你們身上,你們是他用血喂大的。想當初,自然災害的那一年,家里只能喝玉米粥,喝得你們三個人臉上沒有肉了,你們爹就去賣了血,讓你們去吃了面條,你們現在都忘干凈了。還有二樂在鄉下插隊那陣子,為了討好二樂的隊長,你們爹賣了兩次血,請二樂的隊長吃,給二樂的隊長送禮,二樂你今天也全忘了。一樂,你今天這樣說你爹,你讓我傷心,你爹對你是最好的,說起來他還不是你的親爹,可他對你是最好的,你當初到上海去治病,家里沒有錢,你爹就一個地方一個地方去賣血,賣一次血要歇三個月,你爹為了救你命,自己的命都不要了,隔三、五天就去賣一次,在松林差一點把自己賣死了,一樂你也忘了這事。你們三個兒子啊,你們的良心彼狗叼走啦……”

    許玉蘭聲淚俱下,說到這里她拉住許三觀的手說:

    “許三觀,我們走,我們去吃炒豬肝,去喝黃酒,我們現在有的是錢……”

    許玉蘭把口袋里所有的錢都摸出來,給許三觀看:

    “你看看,這兩張是五元的,還有兩元的,一元的,這個口袋里還有錢,你想吃什么,我就給你要什上。”

    許三觀說:“我只想吃炒豬肝,喝黃酒。”

    許玉蘭拉著許三觀來到了勝利飯店,坐下后,許玉蘭給許三觀要了一盤炒豬肝和二兩黃酒,要完后,她問許三觀:

    你還想吃什么?你說,你想吃什么你就說。“

    許三觀說:”我不想吃別的,我只想吃炒豬肝,喝黃酒。“

    許玉蘭就又給他要了一盤炒豬肝,要了二兩黃酒,要完后許玉蘭拿起菜單給許三觀看,對他說:”這里有很多菜,都很好吃,你想吃什么?你說。“

    許三觀還是說:”我還是想吃炒豬肝,還是想喝黃酒。“

    許玉蘭就給他要了第三盤炒豬肝,黃酒這次要了一瓶。三盤炒豬肝全上來后,許玉蘭又問許三觀還想吃什么菜?這次許三觀搖頭了,他說:”我夠了,再多我就吃不完了。“

    許三觀面前的桌子上放著三盤炒豬肝,一瓶黃酒,還有兩個二兩的黃酒,他開始笑了,他吃著炒猜肝,喝著黃酒,他對許玉蘭說:”我這輩子就是今天吃得最好。“

    許三觀笑著吃著,又想起醫院里那個年輕的血頭說的話來了,他就把那些話對許玉蘭說了,許玉蘭聽后罵了起來:”他的血才是豬血,他的血連油漆匠都不會要,他的血只有陰溝、只有下水道才會要。他算什么東西?我認識他,就是那個沈傻子的兒子,他爹是個傻子,連一錢和五元錢都分不清楚,他媽我也認識,他媽是個破鞋,都不知道他是誰的野種。他的年紀比三樂都小,他還敢這么說你,我們生三樂的時候,這世上還沒他呢,他現在倒是神氣了……“

    許三觀對許玉蘭說:”這就叫屌毛出得比眉毛晚,長得倒比眉毛長。“

百度搜索 許三觀賣血記 天涯 許三觀賣血記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.

章節目錄

許三觀賣血記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天涯在線書庫只為原作者余華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余華并收藏許三觀賣血記最新章節

2019时时彩20分钟一期